不一样的“明光”

发布日期:2021-09-30 浏览次数:180

      晚上在明光市天瑞酒店喝酒的时候,好客的主人扯开一个明绿液的包装,拿出一瓶全瓶绿色,且大半个部位浑圆,小半个部位纤秀的明绿液酒。它一出现,让人眼睛一亮,是我喜欢的那种。这绿色的瓶身,舒畅、养眼、漂亮,设计的别具一格,予人就是一见钟情。当酒斟到我面前,我慌忙站起来递过酒杯,顺便紧盯了几眼酒瓶,这一盯又不得了,觉得这酒瓶非同寻常,如一位拖着绿色裙裾的仙女下凡。而从瓶里缓缓流出的淡绿的液体,既是琼浆玉液,又分明是口若连珠的祝酒词了。不喝,不喝,是不行了,没有谁能抵抗得住这无声诱惑;喝吧,喝吧,又恐节制不住;喝着,喝着,不由自主地就醉了。模棱两可之间,经受不住主人一而再,再而三的劝酒,手一扬,脖一仰,一杯酒就下肚了。再稍一楞神,回味一下酒感,竟是醇厚绵柔,非常爽口,透着绿豆香,令精神愉悦。

合影(光其军右三)

      而几杯明绿液下肚,思维开阔,说话的口气都张扬起来。平时与人说话小心翼翼,瞬间就毫无顾忌,什么都张口而来,那种坦诚,似乎要将心底掏出了。该说的无非还是那种带有一点赞美的成分,但却是发自内心的。还没醉的时候,不该说的仍然不该说,有谁还在这场合说些不合时宜的话呢?


      给我斟酒的是刘同伟先生,这是个绝对聪颖的带着一副近视眼镜的家伙,斯斯文文的,文字水平很高,说话有条理,也有分寸。与他相识是在几年前,那年他调来古井集团桐城办事处工作,刚到的第二天,就在一个酒席上与他见了面。一来二往的敬酒以及谈笑之间,很是投缘,由此结下友谊。后来因古井集团业务的调整,他调离桐城,回到亳州。2021年1月,古井贡酒与明光酒业战略合作,实现了安徽两大名酒历史性牵手。随后,同伟先生就与古井集团的一些管理人员被派到了明光酒业。既然他到了这里,作为朋友的我,自是高兴,几次互动之中,他都力邀我与一些文朋诗友,来明光作客。我答应了几回,都因种种原因未果。这次来,也是经历了三次的时间更改,可见成行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

      我知道明光酒业,也并非因为同伟先生到了明光酒业。很早以前,我就喝过明光特曲、明光优液等明光系列酒,甚至有那么一段时间,基本是以明光特曲为主。后来,不知何故,明光酒在桐城的市面上几乎消失。曾有一日,几个要好的朋友,聚在一起,我带了其它的酒,却被拒绝,说,只想喝明光特曲。没办法,我只好蹬着自行车,一个商店一个商店地跑,跑到汗流浃背时,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,找到一家,那里还有明光特曲卖。买了明光特曲回来,朋友们眼里个个都放绿光,大有将几瓶明光特曲都吞噬掉的意思。那一次的酒,BOB官网彼此都很尽兴,喝后,也都很清醒。而酒后,我离开众人,一个人仍然蹬着自行车,跑到那家商店,将剩余的四瓶明光特曲全买回了。只可惜,我管不住自己,十几年前,在一次与朋友聚会之中,又喝掉了三瓶。现在我只剩下一瓶明光特曲了,年代算是有些久远,摆在柜子的最里面。每当打开柜子,看见它安静在那,想喝的欲望又有了。可我又不敢喝了,怕一喝掉,明光特曲就不在记忆里了。算了,算了,还是再放几年吧。

明光酒业地下坛库

      来之前,特意去了一下商店,看见一些商店里,货架上摆有明绿液和老明光,心里很欢喜,想着久违的明光酒,什么时候又回来了?然而,我只是看看,终竟没有买上几瓶,因为与明光酒的脱离时间太长,也不知现在的明光是何味了。

      下午,BOB官网在同伟的陪同下,去了与宾馆一个马路相隔的明光酒厂。甫一进门,就是整洁的道路,整齐的厂房、楼房。在地下酒窖,我看见了一坛坛密封的酒缸,都有好些年头了。一个车间里,空荡荡的,初看什么都没有,然而,脚下一排排整齐的且只露出一点如井一样的口,上面盖着盖子。打开一个,迅即就显出一汪明亮来,人凑过去,便显出了影子。同伟告诉BOB官网,这是明光地下酒海,每个储藏的酒,大约在百吨。至于深呢,BOB官网不知,同伟拿过一边的专门预备的不锈钢杆子,将它伸进去,再拿上来,一看酒水印的湿痕,估摸了一下,说,大约六米深呢。而这样的池库,很多,可是我没数,而真要数出来,一定会吃惊的。

明光酒业地上罐库区

      再到酒罐库,只见一个个酒罐,高拔挺立,如魁梧的巨人。酒罐的里面,能容数百吨的原酒,这个时期都是满装的。这样的酒罐,在明光酒业少说也有几十个。酒罐库的一边,有一个发酵的车间,所有的酵池上都覆盖有一层薄膜,我想,里面的东西,大概都是酿酒的酒醅了。

      走过新的厂区,看见的都是惊奇。而老的厂区,也还是值得去看一看。但那里早已面目全非,也只能从孤独的大烟囱和破旧的老锅炉房那儿,找到一些当年的辉煌。据说,锅炉房是十吨的锅炉,供应着那时明光酒厂的酿酒需要。大烟囱,笔直挺拔,依旧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。可是,时代发展了,它与锅炉房一起,成了时代的弃儿。那大烟囱一直向上的铁档子中部,有一个仅容一人停身的小小平台,已有一团草球在上面,进进出出着一些鸟儿,已然是它们的地盘了。时光回溯,我坚信我以前喝的明光特曲、明光优液,都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      至于以前的明光酒厂,我从刚认识的明光作家贡发芹那儿还得知,明光酒以地兴,地为酒名。明光地下岩石稀少,地质结构以泥沙为主,水质纯静,水源优良,含有大量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。明光酒以此之水酿酒,成就了明光酒品味绝佳,醇香独特的口感。BOB官网喝的明绿液酒,就是加了明光1号绿豆。而它,简称明绿,粒大、皮薄、色泽光亮,用它酿酒,国内独有。宴席前,曾去了明光周边的涧溪、大横山等地,沿途看到坡地上,种有大面积的绿豆,基本上都是供应明光酒厂的吧。此外,明光酒厂还出现过一大批酿酒人才,如马宣太、赵玉龙,这两位是一代国宝级纯手工酿造大师。还有以赵玉龙为代表的马氏酿酒家族。还有多名国家级白酒评委,数百名酿酒技师和实力雄厚的管理人才队伍形成的酿酒专家团。如此看来,明光酒的酿造团队强大,明光酒不口感特别,不韵味悠长,才怪呢!

      对面又有人端酒过来了,我一看,分明对着我来。这是一下午负责为BOB官网拍照的陈总,好像是心心相通,彼此的眼神一交汇,都明白了意思,碰了碰杯子,手一举,一仰头,全都喝干了。接着又是丁总、李总,先前那么喝了,还得如此照样。觥筹交错之间,时光如水一样流过,而友情也在举杯之间渐长。李总、丁总、陈总和同伟,都是古井集团派过来的精英,古井贡酒和明光酒业诚心携起手来,并肩前进,迎着时光,乘风破浪,一定能构建好“品牌强、品质优、品种多、集群化”的安徽白酒产业发展体系,带着明光人民的记忆传承,明光酒又回来了,明光酒也一定会驶向更加美好的明天。

      酒席散了,趁着酒兴,BOB官网在明光街头散步。夜风清凉,让思绪飞扬。我已记不清究竟喝了多少杯明绿液,同行的作家诗人们,也都记不清谁喝了多少。但大家都清醒着,都在为不一样的明光而赞叹。

      第二天,很早醒来,一抬眼,就看见一轮太阳,从厚厚的云里喷薄而出。这是充满活力,充满张力,充满内涵的阳光,有阳刚之美,看着就很诗意,令人想着远方。我晃了晃脑袋,不是昏眩,而是十分清醒。看来明绿液酒不上头、醒酒快,果名不虚传啊!

      明光,明光,不一样的明光,老明光又回来了。回去后,我得去商店买上几瓶明光酒,好好地珍藏。

(文:光其军)


     作者简介:光其军  桐城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喜欢在文字里行走,用心感受生活,用笔记录生活,让生活浸润文字。著有散文集《为一朵花微笑》、《龙眠散记》。